笔下文学:38bxwx.me

笔下文学

38bxwx.me 都市穿越女生
字: 特大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穿越三国:她携无限物资搞基建 >正文第三十七章期望

正文第三十七章期望

最新网址:“笃——笃——”
   何洲同伍的缺耳汉子脱下大衣只穿着戎服,轮圆了手中的斧头,砍在树干上,溅出一蓬蓬木屑。
   斧子是公孙颜在交易器购买的伐木斧,长约三尺,山核桃木柄握感好,钢口极佳。
   这样好的武器,用来做伐木,实在是可惜了。
   缺耳汉子有些遗憾的想到,一边扭腰甩动手臂,狠狠的一击劈在树干上。
   这样的斧头若是劈在人身上,一定又能叫他军功簿子上又添一笔。
   前天他们受牵连挨了打,昨日又忙碌了一天,不过众人的士气却十分高昂,已经没了第一日的不甘不愿。
   军中已经通令,完成了盘炕和烧炭任务,便又有荒村夜晚那种鲜掉眉毛,卷卷的面条可以吃。
   那日何洲不忿踢门事件后,公孙颜和赵云在厨房煮面时商议了一下。
   公孙颜发现自己在设计计划时,还是错估了这个时代士兵的心理状况。
   在她那个时代绿军装出现就几乎等同于安全感,但是这个时代却是完全相反的。
   公孙颜想当然的点对点扶贫计划,双方都不那么乐意。
   她与赵云商议后及时调整弥补,还是以利诱之吧。
   所以公孙颜购置了一些方便面,宣布在完成任务后,犒劳全军。
   这个消息传出,如果士兵士气可视的话,能立刻看到士气数值起码翻了一番。
   不是公孙颜愿做黑心老板,用廉价方便面来糊弄,外头依然是一片严寒,她不可能拿出太离谱的东西。
   而且方便面也只是被现代人瞧不起,对古人实在是十分有诱惑力的。
   眼见雪要停,他们即将再次启程,兵法云:赏不逾日。
   犒军便挑在了今夜的晚餐。
   “大叔,喝水。”一个右边的额角有一块铜钱大小的青色胎记的男孩,垫着脚,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陶碗,把水捧到缺耳汉子面前。
   也是何洲事件后,公孙颜发现虽然村民衣着单薄不能在这样的雪天外出劳作,可是如果士卒在外劳作,村民坐在家中,又确实会滋生士卒的不满。
   所以便告知里魁姜行,在村民里挑几个机灵的,倒倒水,帮忙递递工具打杂。
   姜行到底老辣,很快领悟公孙颜的意思,在村民里挑了几个机智的男孩,来干这活计。
   被挑中的男孩身上,层叠层的穿着家人身上脱下来的葛布衣衫,拎着水罐给伐木劈柴的士兵倒水。
   以前不敢如此,但昨日炕盘好,全部阳丘里的人都享受了一个不会半夜冻醒,不怕睡下就僵死再醒不来的暖和夜晚。
   家中只要木柴充足,就算衣衫单薄一些,窝在炕床上都不担心冻死。
   所以把衣服全让给了需要在外走动的孩子们。
   缺耳汉子擦了擦额头冒出的热汗,接了男孩捧来的水。
   他身上穿着军中配发的保暖衣裤,脚上蹬着厚底高帮靴,一番劳作下来直冒热汗。
   他看了一眼男孩,男孩不大点年岁,身上披一块搭一块,脚上趿着一双又大又宽,松垮垮的葛布鞋,也不知是家里哪个大人的鞋子。
   在山间的寒风中男孩狠狠擤了把鼻涕,在手臂上搓了搓,提着盛水的陶壶就打算给下一个士兵去倒水。
   “哎!”缺耳汉子犹豫了片刻,摘下自己挂在一旁树枝上的大衣,扔给那个男孩。
   “先借你穿穿,等下山立刻还我!”缺耳汉子给呆愣的男孩解释了一句,“可别弄坏了!弄坏了某定不饶你!”
   又厚又重的大衣,多日没有换洗,味道可想而知。
   但是男孩双手捧着,却不敢往身上披。
   “没事,穿吧!”说话的是跟缺耳汉子相同打扮的丁吏,他给手足无措的男孩披上大衣,拉拢衣襟,教他扣上扣子。
   “可别弄坏了!”丁吏在男孩后脑勺轻轻拍了一记,又再强调道:“下山记得还回来!”
   男孩眼睛亮晶晶的抚摸着身上的衣裳,“军爷,只要从军就能穿上这么好的衣裳嘛?”
   他从未体会过这样寒风不侵,被暖和包裹的感觉,隐隐生出些许踏实安全的感觉。
   丁吏嘿然一笑,继续提起斧头,在一棵已经放倒横卧的大树上劈了一斧头。
   一边说道:“怎么可能?也只有咱们公孙娘子和赵都尉治下士兵,才会有这样好的衣裳!”
   公孙娘子,赵都尉……
   男孩小声默念了一遍,“记下了!我长大也要从军。”
   男孩的天真的话,引得丁吏和缺耳汉子同时大笑起来。
   哪有人志向是从军,当臭军汉的。
   伐木的山丘上一时气氛融洽了许多。
   而山丘另一面,夏侯兰在一个小坟包似的炭窑上糊上最后一捧湿泥。
   劈好的木块在这封闭的小炭窑焖烧碳化,最后烧去杂质,变成一块块黑色的炭块。
   放眼望去,北面的山坡上这样的小炭窑竟有百数。
   “这公孙娘子,当真大方。”夏侯兰呼出一口气,对身旁的赵云说道。
   前日实验的最先一批的炭已经出炉了,整整齐齐的码在地上。
   品质逊于世家炭匠制作出来的,但是这样低成本的烧炭法,无论自用还是贩卖,无疑给了这个阳丘里的人一条活路。
   赵云搓了搓手,干泥块簌簌落下,他远望着这一片炭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自是如此。”
   夏侯兰见他神色挑眉没说话。
   蹲下身,让一旁捧着水罐的小姑娘给他倒水净手。
   这小姑娘正是何洲踹门被爹娘推出来的那个。
   此时脚上穿着她爹爹的宽大布鞋,听话的提着水倒给夏侯兰洗手。
   里魁姜行也听说了那出事件,他寻思一阵,便将那个女孩加进了来山上送水打杂的人员里。
   这女孩再过一年也将及笈,可以嫁人了,若能让这支队伍里的官军瞧上带走,做妻做妾不敢想,哪怕是做个客女、丫鬟也比在这山沟里强。
   对于里魁姜行的这一举动,赵云和夏侯兰都心里有数。
   但他们可没这心思。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赵云和夏侯兰等人皆不是那等毫无顾忌的好色之徒。
   所以对于里魁的小心思两人都哭笑不得。
   但也安排在身边照看,免得被军痞子欺负,只等下山,就全须全尾的将这小姑娘送还她爹娘。
   女孩身上同样披着一件大衣,她小心的倒着水,时不时偷看一眼赵云。
   男人穿着戎服的身影十分高阔,举手抬足就像一座山岳,坚实稳重。
   女孩不由的垂下头,摸了摸自己的脸,早晨起来她好好的将脸洗得干干净净,将头发梳得齐齐整整。
   如果像姜爷爷说的,能叫官军瞧上,带她走……
   女孩抬头看了一下赵云,又垂下头,脸上显出一丝红晕。
   她定是愿意欢喜的。最新网址: ;
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我的美女总裁未婚妻独断大明最佳上门女婿万道丹师
后x退 章节列y表 前d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