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38bxwx.me

笔下文学

38bxwx.me 都市穿越女生
字: 特大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珠柔 >正文卷第五章惊梦

正文卷第五章惊梦

最新网址:吕贤章脑中浮想不止,对面的赵明枝却是隔着帷帽打量了他一眼。
   一年之后,狄人破城,就是这一个年轻的官员带着不足两千的兵士拼死顽抗,最后被乱刀砍死。
   他看着稍显文弱,能力也犹有青涩,但忠君之心毋庸置疑。
   大晋虽然风雨飘摇,并非无药可救,眼下不是迁都之后,诸人脊梁骨全被打断,仍有忠义之士在,只要将其一一发掘,各归其位,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南逃。
   所谓天子死国,臣子死社稷。
   要是诸人尽皆远远躲开,又怎么能指望前线将士用命抵御敌寇?
   赵明枝思忖片刻,问道:“并无旁事,只是今日得了北面来的太上皇血书,吕参政,依你所见,陛下应当如何才好?”
   少女的声音清泠泠的,如同山间潺潺流水,更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柔婉,动听极了。
   吕贤章甫一入耳,一时居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却是打了一个激灵。
   原来不是来问婚配之事?
   他说不上来心里是尴尬还是遗憾,然而等到分辨出其中意思,只顿了一顿,就答道:“以下官愚见,北狄实乃禽兽,从无信义之道,不可轻易许之,天子万金之躯,又岂能亲身北上,若是贼子出尔反尔,我朝殊无半点牵制……”
   赵明枝“嗯”了一声,却是再问道:“那为何今日在殿中不见参政出列陈言?”
   殿里的门窗都没有关上,明明被冷风吹得身上都有些发僵,吕贤章的脸却是一下子就发红起来,只得狼狈回道:“军国大事,关乎社稷,今日事发突然,微臣来不及细思,自然不敢随意臧否。”
   他话说得冠冕堂皇,可内心十分清楚:自己白天没有站出来说话,并不是因为旁的理由,纯粹是不愿意做那个出头鸟而已。
   此时朝中形势何等复杂,新皇虽然登基,毕竟年龄太幼,全然不能驾驭朝堂。
   而太上皇即便远在北方,依旧身占大义、国、家三重,高高在上,更要小心对待。
   狄人南下速度不减,要是按照这般趋势,用不了多久就能攻破安丰军。
   大晋屡战屡败,说不得就要被赶尽杀绝,这个逃亡朝廷也未必有多久可活,如此一想,好似不如降了,还能少死些百姓。
   可死国是一回事,降又是另一回事。
   要是赵弘再降,君臣、百姓真的就要成为亡国之奴,倡议者也会变成千古罪人。
   可要是不降,要是因此生灵涂炭,又是谁人去领这个罪名?
   说降失了名声,说战又得罪正在掌权的主和一派,更有无数首尾,但凡懂得明哲保身的,都不会此时出头。
   ——先前那些个因为一力要战,被贬被罚乃至被杀的,难道不是前车之鉴吗?
   赵明枝闻言却道:“那……依参政之见,北边来的书信,是不用做理会的意思了?”
   对方于自己有救命之恩,吕贤章心中少有防备。
   他得官晚,乱时以功晋升,官场经历较少,比不得那些官油子,见对面人素服之下,腰肢不盈一握,抱着暖炉的柔夷纤细修长,白得同雪一般,不禁想到其父嘉王过世已经两年有余,仅一姐一弟,被迫于这乱世之中惶惶而行,免不得又生怜悯之心。
   吕贤章当即也顾不上什么明哲保身,回道:“如此要紧之事,朝中自然得要细细商议,哪里能一时有什么结果的?”
   又暗示道:“况且两国相交,自要互遣使者磋商,北人所图,我朝岂能一口答应……”
   这就是要漫天开价,落地还钱的意思了。
   他唯恐三公主听不懂自己话中之意,还补了一句,道:“北面正处战时,使者往来实为不易,不知商定之后,又是什么年岁了。”
   话一出口,吕贤章就后悔了。
   他又怕三公主听懂了,又怕她没有听懂。
   明明白白提醒使一个“拖”字诀,让太上皇死在北人手中,这般谋划,实在不该出自臣下之口。
   即便众臣心里都是这样想,也不能这样说。
   赵明枝却是不置可否,沉吟片刻,道:“当日我与参政会于祥符县,你一心报国,对敌之时不惜自身,而今大晋正值危急存亡之际,还盼参政一以贯之才好——若是你也三缄其口,朝中岂非万马齐喑?”
   吕贤章的面皮本来只是微红,此刻一下子就涨得通红。
   他原本还担心三公主不听不出自己的隐晦之意,却不想对方聪慧至此,不但听出来了,还在此处暗暗提点。
   被异性当面点破自己的小心思,尤其吕贤章本心是要做青史留名的士大夫,内心深处对对方还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当真是羞且窘迫,一时局促站于原地,不知如何回话。
   赵明枝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陛下虽然年幼,却非贪生怕死之辈,所谓玉碎瓦全,以参政之见,陛下是为玉,还是瓦?”
   吕贤章一怔。
   君玉非瓦,何须质疑。
   只是想到天子平日里在朝中的表现,吕贤章不免又犹豫了起来。
   虽然三公主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可今日幼帝一听到要北上请罪,就吓得涕泪横流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叫他怎么分辨真假?
   赵明枝没有跟吕贤章说太多,见他意有松动,便请送客了。
   ——自己说再多都没有用,还得最重要的那一个人开口。
   她转身回了后屋。
   几名伺候的宫女一见赵明枝回来,便像得了主心骨一样围了上来。
   “三公主!”
   “三公主!陛下又惊梦了……”
   赵明枝急忙走进屋内。
   屋中门窗关得紧紧的,四角都放了暖炉烧炭。
   她方才被寒风吹了一路,此时一进屋子,不但觉得闷热,还被香熏得头重,四下一扫,果然见到床边的木柜上放着一只香炉,正袅袅升起白烟。
   等到撩开遮得严严实实的帐幔,那甜香味更重,叫人甚至有点喘不上气来。
   床榻上,幼帝赵弘面色潮红,俨然正在梦魇之中,挥着手胡乱蹬腿,发出低低的呜咽。
   赵明枝面色一变,问道:“怎么不把陛下叫醒?”最新网址: ;
御天邪神夜天子女总裁的上门狂婿余生有你,甜又暖征服权能
后x退 章节列y表 前d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