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38bxwx.me

笔下文学

38bxwx.me 都市穿越女生
字: 特大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珠柔 >正文卷第六章铜钥匙

正文卷第六章铜钥匙

最新网址:随侍一旁的宫女连忙站起身来,道:“奴婢才伺候着陛下换了小衣,又请服了药,因快到子时才睡着,实在不敢擅自叫醒。”
   那女子低眉顺眼的,说话的时候垂手躬身,看着十分循规蹈矩。
   赵明枝一眼掠过,只觉得有些不对,便站定了仔细看此人相貌。
   鹅蛋脸,五官清秀,一双丹凤眼,约莫二十。
   似乎有一点眼熟。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她问道。
   那宫女连忙低声回道:“奴婢春绿,本是李太妃身边伺候的,太妃看婢子手脚勤快,做事仔细,便叫夜里跟着过来伺候陛下。”
   赵明枝点了点头,再问道:“李太妃在何处?”
   春绿急急回道:“太妃去煎药了。”
   既然才服了药,又煎什么药?
   赵明枝眉心一拧,不但没有点破,还点了点头道:“太妃辛苦。”
   她扫了一眼角落的漏刻,道:“都这个时辰了,怎好叫娘娘亲自煎药。”
   说完,又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玉霜。
   玉霜道:“奴婢这就去替娘娘回来歇息。”
   床榻之侧的春绿登时站了出来,忙道:“天冷风大,怎么好叫殿下操心,奴婢自去接替娘娘便好。”
   她也不待赵明枝回复,匆匆行了一礼就往外走去。
   玉霜则是对着一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对方悄悄跟了上去。
   赵明枝不再理会此事,而是指挥宫人将帐幔拉了起来,又打开一扇小窗通风,复才问道:“哪里来的香?”
   有宫女回道:“李太妃送来的安神香,说是能定神助眠……”
   寒风贯入,屋子里的甜香一下子被冲散,空气虽然冷冽,也叫人的呼吸都通畅了许多。
   眼见赵弘眉头稍微舒展了些,赵明枝转而看向了那只香炉。
   炉内白烟袅袅不停,一走近,香味浓甜,带着烘烘暖意。
   她年幼时也曾热衷过熏香之道,虽很快撂开手去,自觉也有几分浅薄了解,然而凑近细嗅,怎么都分辨不出炉中熏香的来历同品种,心中一时疑窦丛生。
   此处宫女杂乱,赵明枝不想大肆声张,指了指仍余有一小角的香料,对着玉霜低声道:“悄悄收拾了,一会请刘大夫过来帮忙看看。”
   玉霜会意,找由头将一屋的宫女们支使得团团转,趁人不备,寻了个玉盒将那剩余的香料收起来,还特意装出了不少香灰。
   明明只有几步路,然而直到丑时正,李太妃才匆匆带着两个小丫头过来。
   她眼中的惺忪未消,衣角凌乱,腰带都系歪了,头发也只简单梳了个单云髻,跟往日里精心打扮的模样大相径庭。
   “陛下又惊梦了吗?”一进门,李太妃的眼泪就落了下来,“早知如此,奴身便不去伺候那点子药汁了!日日吃,天天喂,也不见什么奏效,还劳烦三公主又亲自过来……”
   她一边说,一边迈着小步向赵弘探身去看。
   见人靠近,赵明枝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
   她嗅觉甚是灵敏,立刻就辨识出了对方身上的杂香。
   是龙涎混着沉香的味道,另有淡淡的榅桲、宫中常用的浴后香脂味,却没有半点药味或是木烟味。
   这李太妃,多半是直接回去休息了。
   明明对赵弘的身体毫不在意,为什么要做出那么殷勤小意的样子?
   南逃路上,弟弟的身体一日差过一次,太医全然找不出什么具体原因。
   而自己竟然没有怀疑过负责照料的李太妃。
   一想到这里,赵明枝就悔得心口疼。
   歧路而已,走得再辛苦、再远,又有什么用?
   她从前只想着收买人心,给弟弟积攒助力,为两人在乱世苟活增添一丝可能。
   可攒来攒去,城破之时,那群攒出来的所谓“良材”能有多少得用的?
   莫说雪中送炭,只要不落井下石,她都能对其高看一眼。
   太上皇自己都那副德行,朝臣们吃了他的饭,养成一样的种,倒也不奇怪。况且生死存亡之时,自然是自家性命同富贵荣华更为要紧。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谁也没说过那个帝王一定要姓赵。
   官渡之战时,魏军营中都有那么多摇摆不定的臣僚,曹孟德什么枭雄,自己同弟弟又是什么狗熊,凭什么要求别人舍生忘死呢?
   赵明枝并不是那等妄自尊大的人。
   曾经做不到的事情,重来一回,难道就能做到了?
   当然未必。
   只是总要试一试。
   都说近朱者赤。
   朝中只要有一二脊骨在,带动文官不惜身,武官不惜命,哪怕最后落得同样的结局,也总归无愧于心了。
   跟弟弟的健康,和其他迫在眉睫的事情比起来,赵明枝暂时还没有功夫去探究李太妃所图为何,但她知道最省时省力的做法,就是直接将人隔开。
   她伸出手,拦在了对方面前,低声道:“陛下歇息了,无甚大碍,太妃也回去休息吧。”
   李太妃勉强笑道:“陛下这般模样,奴家哪里放得下心,还是在这里守着罢——公主每日事情杂多,还是早些回去睡了才好。”
   赵明枝摇头道:“无妨,明日再劳烦太妃来看顾。”
   李太妃仍有话说,却是不敢违背赵明枝的意思,听得她说明日还要用自己,也拿不准究竟有没有出问题,只得不住看向床头,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屋中烛光昏暗,映得帐中影影绰绰的。
   方才一干人等进进出出,再有李太妃同那春绿说话,以赵弘往日浅眠的习惯,早该惊醒了,此刻却依旧沉在梦中,只是两道眉毛微微皱起,胸口起起伏伏甚是疾快,显然睡得不甚舒服。
   赵明枝左右权衡,一时也不敢把人叫醒,再等片刻,玉霜已是领着一名短须中年人进了屋,口中低声道:“殿下,刘大夫来了。”
   “三公主……”对方低头就要行礼。
   她连忙起身把位置让了出来,道:“不必多礼,给陛下诊脉要紧。”
   那人果然不再啰嗦,探脉之后,又观赵弘面色,最后为难地看了赵明枝一眼,道:“殿下……不如借一步说话?”
   两人出了里间。
   刘大夫不肯落座,却是道:“不敢私瞒公主,陛下好似是阳虚体弱,因受了惊吓邪风入体,憋在心肺之处,只能徐徐调理……”
   说完,又犹豫地道:“小的拿不太准,不如请随侍的几位医官会诊之后再做定夺?”
   赵明枝道:“园中人多口杂,医官们又怕陛下年幼,总不敢定医案,拖来拖去,反而不好,只刘大夫,你自小看着我们姐弟二人长大,这一回也烦请再多劳神,至于酬谢,此时不敢说将来事,但看我爹娘从前行事,便知我姐弟如何了。”
   语毕,起身行了一礼。
   那刘大夫哪里敢受,唬了一跳不说,躲之不及,只好匆忙跪在地上。
   赵明枝道:“这些日子,还要多劳你了。”
   语毕,只把玉霜留下,自家回了里间。
   那玉霜却捧出方才留的玉盒,同刘大夫低语一阵。
   刘大夫接了玉盒,原还一脸苦色,等把东西收拢进袖子里后,却是慢慢想转过来,暗道:也罢,得嘉王同王妃泽被这十数年,今日当要偿还了。
   再一想方才赵明枝所行所言,更多几分安定。
   这位公主自小就承父母德志,对人只有庇护,从无毁害,就算谋不到富贵,在她手下也不至于赔进去一条老命。
   只尽心竭力便是了。
   再踏出屋时,他面上却已经看不出半点情绪,只把那玉盒遮得更严。
   ***
   再说赵明枝回了卧房,听得里面一片安静,宫女们各安值守,心下稍安,便走到床边,掀起一角帐子想看看里头情况。
   然则那低垂帐幔当中,烛光昏黄之下,弟弟赵弘却并未入睡,而是睁大了一双通红眼睛,侧躺着,咬着牙大滴大滴落泪。
   赵明枝惊得心跳都漏了一拍,连忙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赵弘见到是她,只伸手把眼泪一擦,问道:“阿姐,我……是不是要死了?”
   语毕,又将左手一个攥紧的拳头伸了出来,慢慢打开。
   赵明枝低头一看,只见那拳头中赫然躺着一枚小小的铜钥匙。
   赵弘哭得已是有些哽咽,却不忘把钥匙往她怀里塞,又哭道:“阿姐……我……我要死了,你不要管我了,自家逃吧……”
   又含含糊糊不知哭了什么。
   赵明枝急得不行,忙把人托着按背顺气,却见薄被之下,一个小小的铜箱被赵弘护在身侧。
   那箱子开着,里头有几粒大明珠,一小抓金瓜子,另有几幅虫鱼小画卷,却是在藩地时自己把着弟弟的手所做,本是准备给母亲贺寿之用,自画好之后便被他宝贝似的藏了起来。
   父母故去之后,她再没见过。
   赵明枝一时心头大恸,再一抬头,赵弘泪水未停,却把那箱子盖好,锁也锁上,又将钥匙重新按了过来,低低道:“阿姐。”
   也不知在求些什么。最新网址: ;
御天邪神夜天子女总裁的上门狂婿余生有你,甜又暖征服权能
后x退 章节列y表 前d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