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38bxwx.me

笔下文学

38bxwx.me 都市穿越女生
字: 特大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珠柔 >正文卷第十四章错愕

正文卷第十四章错愕

最新网址:出发在即,赵明枝没有再给她们各自施展的机会,而是向众人一一做了分派。
   墨香有心想要再做争取,却也不敢违命,只好一步三回头地出门了。
   片刻之后,玉霜领着刘大夫进了屋。
   这日的蔡州天低云厚,虽是正午,天光却有点暗沉沉的。
   赵明枝着人看了座,开门见山地问道:“刘大夫,昨日那熏香……”
   刘逢不消她再说,也不坐,已是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盒置于左手掌心,又用右手将其打开,上前两步,呈于赵明枝面前。
   木盒当中,正是昨日玉霜暗中藏下的熏香同炉中香灰。
   “在下学艺不精,实在也不长于治香,一时不敢妄下定论,殿下如若信得过,待得南迁时路过鄂州,彼处有我一位老友在,此人自幼爱香,兼学医道,应当能帮着钻研一二。”
   赵明枝问:“此人是否信得过?”
   刘逢道:“殿下放心,某以项上人头作保。”
   赵明枝沉吟片刻,道:“鄂州距离此处稍远,今次朝中未必迁都,既如此,劳烦刘大夫写就书信一份,我即刻着人送去。”
   刘逢迟疑几息,方才道:“殿下……依在下想来,此事最好莫要张扬,信件往返究竟不太合适,不如我亲自走一趟?”
   赵明枝并未答应,而是轻声道:“我信得过刘叔,也不瞒着你,我有事要外出一趟,这一向不在蔡州,只随行医官毕竟都是生人,不能尽信,惟有将舍弟康健托付于你。”
   说到此处,又将语调放得更为柔和,道:“此事仅是商议,如若刘叔自觉不便,不愿……”
   她话还未说完,对面刘逢却是将手上玉盒掩合,抬头直身道:“殿下且放心,小人自来受嘉王府大恩,本当尽心竭力,况且我身为晋人,虽不习武,使不动刀枪,杀不得狄人,却也明白大义所在。”
   他也不多问,转身就着玉霜摆在一旁的纸笔,挥毫而就,不多时便将那书信写好,以蜡封存。
   赵明枝见他如此知机,也不啰嗦,只再交代几句,就将此事了了。
   等到将刘大夫送走,她对着在边上侍立的王署点了点头。
   对方得了示意,连忙出得门去,不多时,便请御史中丞杨廷进了屋。
   两人密探了小半个时辰。
   杨廷老成持重,直到此时仍旧抱有幻想,总觉得狄人不过来打秋风,便如同前次掳走太上皇赵宣时一般,等抢够了金银人口,便会自行返回,对中原大统并无觊觎,只要敷衍过去,仍能苟全。
   而京兆府那一处却不同,一旦西北起乱,裴雍顺势而反,才是真正心腹大患。
   对于赵明枝欲要借调西军驰援徐州的想法,他旗帜鲜明地表示了反对。
   赵明枝早有预料,问道:“难道便由徐州百姓命丧狄人之手,如此行事,叫死守城门的将士如何作想?叫天下人如何作想?”
   杨廷一时无语,却仍旧不肯退步,道:“微臣知道殿下乃是为百姓所忧,只天下事、国是,并非那样简单,此时只徐州一城受困,如若裴雍乘势占了徐州……”
   赵明枝仿佛抓到了什么,干脆地问道:“那依中丞所言,如若裴雍只身前来护卫陛下,由朝中另遣将帅统领西军,抑或将西军编入禁军,此事便为可行?”
   杨廷闻言,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问道:“殿下何故做此发梦?如此自废之事,那裴雍怎会同意?莫说另遣将帅,只要他同意西军混编入禁军,另遣他人统率,便是他本人不来,已然足矣。”
   只这般做法,同解释兵权又有何区别?
   除非裴雍傻了……
   他犹豫片刻,唯恐赵明枝不清楚朝堂惯例,竟是当真发诏去往京兆府,把那杀神激得出来,本来不反,最后逼反,连忙道:“殿下莫要冲动,如此做法,实为不智,当要徐徐图之……”
   双方很快都得了对方承诺。
   赵明枝答应自己不会强下诏令,命那裴雍前来护驾。
   杨廷则是应允,只要京兆府同意将西军编入禁军,双方可以一同指定统率,便同意发兵徐州。
   为了显示自己不是在敷衍,他还当场圈了几个武将的名字出来。
   “这四人俱在西北轮戍过,又受朝廷恩泽多年,当无二心,应为首选。”
   一旦得了准话,赵明枝立时就放人了。
   杨廷只觉得自己这一回被召来得毫无头绪,等他跟着小黄门出了屋子,刚走没多远,却是越品越觉得不太对劲。
   此处园子本就是临时征用,占地不大,待行到拐角的时候,他特地把脚步放慢,回头看了一眼。
   却见他方才出来的那间房舍外,另一名小黄门领着一人从对面方向而来。
   恰逢此刻,那人抬起头,同他对视了一眼。
   杨廷不由得一愣。
   竟是枢密院副使张异。
   对于两人一前一后被召见的事,张异明显也没有准备。
   两人一人离开,一人初至,却是彼此都在心中都埋下了一颗狐疑的种子。
   ***
   短短一个时辰里,赵明枝接连面见了多位两府大臣。
   众人不同于早上朝会,此刻单独同赵明枝面谈时,对从京兆府调兵的抵触态度莫名地显得弱了不止一筹。
   等到得知最为强硬的御史中丞杨廷也已经让步后,没怎么费力,众人就跟着表了态,甚至有几位还主动地另外提供了不少代为领兵的人选。
   一个个将人送走之后,已经到了申时末。
   早有宫人把蜡点了起来。
   赵明枝趁着天色为黑,召见了最后一个人。
   她把自己答应杨廷的条件摆出来,又问:“若是那裴雍果真如此,参政可会答允自西北调兵?”
   半丈开外,吕贤章垂袖而立。
   他的神情原本还有些局促同紧张,然而听完赵明枝的这一番话后,脸色立时就变了。
   不同于前面诸位大臣顺势而应的回答,他皱眉问道:“殿下怎会突然发出此问?那裴雍决计不会同意,若非……”
   而后,不待赵明枝说话,吕贤章蓦地抬起头来。
   “殿下……”
   他福至心灵,一时竟恍然明悟,便再顾不得失态,上前半步,疾声问道:“难道竟要亲身去往那京兆府不成?”最新网址: ;
夜天子独断大明嫡长女她又美又飒征服权能最佳上门女婿
后x退 章节列y表 前d进